产品展示

肠道病毒71型灭活疫苗—益尔来福
重组人干扰素α2b注射液(假单胞菌)-安福隆
流感病毒裂解疫苗-安尔来福
甲型乙型肝炎联合疫苗-倍尔来福
甲型肝炎灭活疫苗——孩尔来福
甲型H1N1流感病毒裂解疫苗-盼尔来福.1
大流行流感病毒灭活疫苗-盼尔来福
注射用鼠神经生长因子—恩经复
返回 >>未名集团董事长潘爱华接受《新欧洲报》访谈
2016-7-4 00:00:00未名集团浏览次数:3028

    6月15日,未名集团董事长潘爱华博士应邀在比利时布鲁塞尔欧洲议会做了题为《潘氏生物经济:理论与实践》的报告。报告分为三大部分:一、什么是生物经济?二、生物经济能解决什么问题?三、如何发展生物经济?最后,潘爱华博士认为:生物经济是人类发展的必由之路,生物经济社区是人类未来最美好的家园,人类将于2020年进入生物经济时代。
    6月14日,潘爱华博士在布鲁塞尔接受《新欧洲报》记者采访。19日,《新欧洲报》刊发了这一访谈,题为《2020年人类将进入生物经济时代》。以下为该报道原文及其中文翻译。

    潘教授,很高兴与您在布鲁塞尔见面。作为未名集团董事长,过去20年来,您带领企业取得了惊人业绩。能否请您谈谈为什么说北大未名是中国生物产业的旗舰企业?

    潘:自成立二十多年来,未名已取得了十大业绩。第一大业绩,未名在中国乃至全世界创建了全新的生物经济体系。这一体系正日渐成熟,并在中国和世界范围内不断扩展。

    第二大业绩是已发展成为世界生物经济策源地。例如,除了创建新的经济体系之外,我们还建立了包括世界首个生物经济试验区和世界首个生物经济孵化器在内的生物经济体系。

    第三大业绩是创立了生物经济理论,包括十大支撑理论。生物经济是应用生命科学和医学的观点和方法研究经济社会,其特点在于综合知识和独特思维模式的运用,以及对全球经济、生物科技改革和生物产业发展动向的前瞻性把握。我很荣幸因对生物科技和生物经济所做的贡献获得了多个奖项,包括“十大中华经济英才”奖、中国医药行业“60年60人”荣誉奖,和“中国十大杰出跨世纪科技人才”奖等。

    第四大业绩是创造了生物产业的多个“世界第一”和“中国第一”。 举例来讲,中国生物医药进程中的多个“中国第一”都是由未名集团创造的。其中包括:中国第一个基因药物,世界上第一个SARS病毒灭活疫苗,世界上第一个人用禽流感疫苗。

    第五大业绩是建立了世界首个生物经济实验区。该区位于合肥、占地31平方公里,主要致力于生物经济孵化器模式的建立并将其投入大规模应用。

    第六大业绩是成功经营中国第一个现代生物制药企业——深圳科兴。未名集团于1995年全面接管深圳科兴,用短短五年时间实现了多个奇迹,缔造了中国生物产业的神话,成为媒体争相报道的典范。

    第七大业绩是建立了世界先进水平的作物育种新技术体系。第八大业绩是我们的生物智能技术(强人工智能)处于第五代计算机技术世界领先水平。

    第九大业绩是三大预言得到证实或即将得到证实。1998年,我做出了三大预言。预言一:2008年,如果奥运会在中国举行,中国金牌总数将超过美国,跃居第一,这一预言已经实现。预言二:2020年,中国GDP将超过美国成为第一经济强国。事实上,根据IMF在2014年底的一项测算,中国的GDP已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预言三:2020年,人类将进入生物经济时代,我坚信这一点必将实现。

    第十大业绩是创造生物经济模式(生物经济+),包括生物经济社区、生物经济孵化器和良好健康管理规范(GHP)。目前,我们正在初步建设生物经济社区,这一生物经济模式将帮助解决中国的三农问题。与此同时,这一模式还意味着人们可以在享受现代文明成果的同时,过着原始部落生活。

 

    如今,农业食品、环境、医药和人类福祉之间有着怎样的关系?

    潘:事实上,我们认为人类福祉体现在三大方面:分别是健康、长寿和幸福。

    健康可以从以下三方面说明。首先是个体的身体健康;其次是社会关系的健康,即不同个体之间关系的健康。其三是生态健康或人与自然关系的健康。因此,若想实现真正的健康就要从健康的三个方面着手。

    长寿也应是健康长寿,即达到上述三方面健康前提之下的长寿。

    我们的终极目标则不仅仅在于健康和长寿,而在于实现幸福。换言之,只有在恰当处理好健康和长寿的关系之后,才能最终实现人类的幸福。个人认为,这一点只有通过发展生物经济才能实现。

 

    您在欧洲和加州都有大手笔投资。您被誉为今日中国的“马可波罗”,将中国强大的科技和商业关系带到了欧洲,构建生物医药和生物经济领域的优秀研发中心网络。能否请您就对这一领域的希望和计划进行阐述?

    潘:谢谢您称我为现代“马可波罗”。事实上,我认为我离这一称呼还很远。我认为人类的发展应作为整体实现,而非在各地区、各族群中各自实现。今日世界尚不太平的症结在于我们必须要纠正发展观念。我们过多强调了个人主义,实则应当更加强调人类的社会属性。

    就这一点,我想引用习主席的思想来说明,其中一则著名思想即是“一带一路”战略。当前,这一战略正处于执行过程中,我相信最有效、最有力的实现方式就是发展生物经济。因而,在全世界不同地区之间分享文明成果尤为重要。我们就此建立了“3C俱乐部”。3C分别代表中国(China)、卡拉布里亚(Calabria)和加州(California)。卡拉布里亚指代欧洲,公元前六世纪至五世纪的大希腊时期,卡拉布里亚曾创造璀璨文明,成为意大利十分重要的一部分。3C俱乐部之所以选择卡拉布里亚地区代表欧洲,原因是2015年我曾在此被授予伯里克利国际奖。

    2016年伊始,我们逐步推进我们的理念。首先,在美国,我们开始和多家公司建立了广泛深入联系。其次,今年我们的罗马办事处正式成立。我认为这标志着未名国际化战略的开始。我希望我们的发展可以在以下三个层面实现。具体而言,我们希望探索世界经济发展的创新之路;探索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之路;探索人类和平可持续发展之路。

    为实现这三大战略目标,我们建立起了三个战略思想。这是根据我的新资本论建立的。我们希望通过资本控制世界的方法,探索生命决定资本的目的,最终证明基因主宰生命的真谛。我们的战略规划可用一句话概括,那就是一步两个脚印,实现三大梦想。这三大梦想是建立全新的理论体系,解决中国人吃饭问题和解决中国人吃药问题。我们希望通过在中国首先实现这三大梦想,继而将这一模式推广至世界其他地区。到那时,我将很荣幸接受您“马可波罗”的称号。

 

    非常感谢您接受采访。

    潘:我也非常乐意接受您的采访。就自身而言,我兼具科学背景和成功的商业经历,同时还参与研发。在整个过程中,我做到了将理论与实践相结合。我希望以这样一句话来结束今天的采访:即我希望未名能成为基因部落里的红苹果。之所以用“红苹果”这个词,是源于其所携带的特殊含义。因为第一个苹果是改变了科学理论的牛顿的苹果;第二个苹果是如今改变了生活方式的苹果品牌。我们希望未名的苹果能成为东方的一颗红苹果,通过将前两者——牛顿的苹果和乔布斯的苹果——相结合,为全世界带来福祉。